• 上海抚州商会返乡考察团来抚考察 2019-01-12
  • 淘气!云南三条眼镜王蛇泼水节闯入工棚“凑热闹” 2018-12-27
  • 《社会科学辑刊》编辑部成功举办“改革开放四十年中国哲学研究的回顾与反思”学术研讨会 2018-12-27
  • 排列五开奖号码:第273章 蹬鼻子上脸

    推荐阅读:误惹妖孽王爷:废材逆天四小姐、网王之王子后宫、超级兵王、我的老婆是双胞胎、无相仙诀、神藏、邪王追妻:废材逆天小姐、霸道总裁求抱抱
    一秒记住【风雨小说网 海南体彩有app吗 www.drtb.net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        第273章 蹬鼻子上脸

        房间里没有传来一丝动静,盛司寒像是笃定了主意不理她。

        景夕委屈的咬了咬唇,可是没辙。在外面,她不想和他吵,这件事,她明明只是站在自己的立场上做了。

        “你要是不开门,我就坐在你房间门口一晚上,冻死我算了?!本跋Χ钠乃盗艘痪?,还真往地上一坐,一副他不开门就誓死坐到天荒地老的架势。

        她话说完,房间里依然没有任何动静。景夕一下子气的眼眶都红了。

        她知道这次,自己是真惹盛司寒生气了,而他每次生气,还特别不好哄,比她脾气还大。

        可她不觉得,自己做错了。

        尽管酒店的整个别墅,都是开着暖气的,可毕竟是冬天,走廊里还是有些冷,背后就是一道玻璃窗,景夕坐了一会儿,只觉得冻得浑身发抖。

        她干脆直接靠在墙角里刷起手机,时不时敲一下门,提醒他自己的存在。

        房间里,盛司寒拜托墨西哥的朋友,帮忙查了此事,才知道了个大概。

        他才知道,景夕原来只是帮吕辛联系了一下人,也确实她在这里,帮不上什么忙。

        只是他生气的是,这件事她竟然彻彻底底的瞒着他,哪怕是找别的男人帮忙,也不曾向他透露半个字。

        听到景夕的话,他也只是冷哼一声,这次不给她个教训,她永远都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。

        于是听到敲门声,盛司寒也冷下心来,不打算理她。

        盛司寒又打了个电话,联系上慕西汀。

        “人找到了吗?”

        慕西汀还在外面,四处搜查吕辛的下落,可是没有什么消息,一有线索很快就又断了。

        这时看到盛司寒的电话,他没有丝毫好脸色。

        “我能去哪儿找!告诉景夕,不交代出吕辛的下落,我会让她知道后悔两个字怎么写!盛司寒,别怪我不把你当兄弟!”

        盛司寒冷笑了一声,语气同样坚决,“有我在,就不会让你碰她。别说她不知道吕辛的下落,就算知道,吕辛不想回来,你也是很难找到的。慕西汀,你早该放手了,吕辛根本不想留在你身边!”

        这些话,他不知说过多少次,慕西汀却从来看不清,俗话说旁观者清当局者迷,可是他看,慕西汀从来不会懂。

        “够了!不管她想不想,这个人,这辈子,都是我的,你比谁都清楚!”慕西汀低吼了一声,不等他说话,直接挂了电话。

        听到手机里传来的电子音,盛司寒只觉得头疼,他伸手揉了揉眉心,怎么也没想到,自己会卷进他这种破事里来。

        他想到什么,给魏特助发了条信息,让他找人盯着些慕西汀,便将手机扔到一边,准备去浴室洗漱休息。

        谁知脚还没抬起来,就听到房间门口传来一阵手机铃声。

        盛司寒眉心蹙了蹙,心里忽然有种不好的预感,难道她还在那里?

        他无奈的摇了摇头,走过去打开门,果然看到景夕就穿着一件睡袍,靠在门边上,似乎已经睡着了,还知道双手抱胸取暖。

        被她扔到地上的手机,似乎进了一个电话,响了几声,又挂断了。

        盛司寒眼角狠狠一抽,原本冷硬的心,一下子就软了。

        这个人……大冷天的坐在这里,是找死吗?

        他以为她早回房间了,没想到认错的态度,这么认真?

        他蹲下身子,伸手摸了摸她的脸颊,已经冻的冰凉了,盛司寒瞬间就有些自责。

        他微微用力,捏住她的脸蛋,直到她醒过来。

        景夕睡得正香,脸颊忽然就有些疼,惺忪的眨了眨眼,她伸手一把拍开面前的手。

        “谁啊,别碰我……”

        出去玩了一天,景夕早累了,哪怕坐在这里冷也能睡得着,而且……睡着了就不知道冷了。

        盛司寒无奈,又捏住她的鼻子,声音低沉宠溺:“你是故意来折磨我的吗?嗯?”

        他说完,伸手将她从地上抱了起来,往主卧里走。

        景夕这才醒过来,感受到有人抱住自己,满是熟悉的气息,她下意识的往他怀里蹭了蹭,眨了眨朦胧的眼,委屈的道:“才不是,我都要被冻死了,你也不心疼我?!?br />
        盛司寒将她往床上一放,没忍住用力拍了一下她的臀部,一下子给她打醒了,“我不够心疼你吗?嗯?知道自己错了吗?”

        景夕扯住被子,将自己严严实实的盖上,又似乎怕他跑了似的,一只手牢牢的抓住他的胳膊。

        “我知道自己错了,不该瞒着你的!可是你应该知道我的性子,吕辛这种情况,我不可能袖手旁观,不管她离开慕西汀会不会有危险,我只知道,她留在他身边的每一天都很痛苦,我能看着我最好的朋友每天都生活在痛苦之中?”

        她抬起头,一副理智气壮的样子看着他,脸上还带着一丝睡意。

        盛司寒看到她这个样子,心里一软,竟什么气也生不起来了。

        “嗯,我不怪你帮自己的朋友,可是别的呢?我们说过,不管发生什么事,都不能瞒着对方,可是你把我放在什么位置?嗯?”

        景夕一听这话顿时心虚了,连忙抽回自己的手想钻被窝,小声嘀咕道:“那还不是因为你一直不肯帮我,还不让我插手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但是你可以跟我商量?!笔⑺竞氖?,这事她提都不和自己提,如果她执意要这么做,他也不会拦着。

        可是背着他找别的男人,算怎么回事?

        景夕撇了他一眼,抿抿唇,“知道了,我还不是怕你不让……”

        盛司寒深吸了口气,没说话了。

        景夕连忙伸手抱住他,问:“那你不走了吧?你要是敢睡次卧,以后都睡次卧得了!”

        “做错事了,还敢教训人了?”

        “我道过歉了,你不能跟一个女人斤斤计较,更不应该把我一个人丢在外面还不管,你知道我在门口坐着有多冷吗?”景夕哼了一声,又开始蹬鼻子上脸。

        盛司寒闻言又好笑又好气,这人自己要找罪受,现在还成了他的错?

        “嗯,所以我这不是出来找你了?否则你得在外面冻死?!?br />
        景夕瞪他一眼,又开始训斥,“还有,这件事你不许帮慕西汀,错的人明明是他!你要是帮了,就是得罪我?!?br />
        盛司寒无声的叹了口气,盯着她,还真觉得自己得罪不起,他又“嗯”了一声。

        景夕这才拍拍旁边的床铺,一瞬间又恢复了女王的架势,“那你上来吧,我累了,要睡觉?!?br />
        盛司寒无奈,关了房间的灯,越过她爬到床上,钻进了被窝,他伸手将她拦进怀里,她身上还真是冰,立马用自己的体温给她暖着。

        “我也警告你一声,以后离莫远哲远一点,否则,我可不会放过你?!彼叻叩氐?。

        景夕一被他抱着,困意就瞬间袭来,不停的往他怀里钻,哪儿还能听得进他的话,敷衍的“嗯”了一声,闭眼就睡着了。

        没听到诚心的答案,盛司寒有些不悦,低头瞪了眼怀里的女人,发现自己实在拿她没辙。

        刚刚明明还那么生气,可这会儿,却什么脾气都没有了。

        这件事,他也不能完全怪她。

        这一晚,二人睡的依旧很香,吕辛出来了,景夕更是觉得心头一件大事解决了。

        不管慕西汀会怎么对付她,她都不会后悔自己的决定。

        而寒冷的黑夜里,也有不少人顾不上冷,穿梭在墨西哥城的各个角落,不放过任何一个地方。

        慕西汀几乎将自己所有的人手派了出去,甚至找到了外地。

        只是墨西哥这么大,想找一个人谈何容易。
    本站推荐:极品妖孽归来、我是都市医剑仙、寻人专家、医门宗师、我真不是学神、特种兵王在山村、妖孽动物园、俗人的奋斗、大刁民、最强狂兵

    海南体彩有app吗 www.drtb.net 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

  • 上海抚州商会返乡考察团来抚考察 2019-01-12
  • 淘气!云南三条眼镜王蛇泼水节闯入工棚“凑热闹” 2018-12-27
  • 《社会科学辑刊》编辑部成功举办“改革开放四十年中国哲学研究的回顾与反思”学术研讨会 2018-12-27